katura

投影机好爽!可惜arafes13之前的控都没有蓝光

【高海】晨间对话

已确定关系设定,超短打一则,ooc怪我



“别忘了你下午三点还有手术。”清晨,高阶一边打领带一边对还躺在床上假眠的人说。

这里是高阶家,医院休息室虽然好,但总之是不太方便。高阶偶尔会把人软磨硬泡拐回来,毕竟……
“隔音那么差,让渡海医生休息不好可不行。”
至于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更不利于休息的事情,就纯属意外啦。

“啧,佐伯清刚不是下了教授命令,这段时间不让我进手术室吗?”
渡海懒洋洋地假装认真,对大家都尊重的教授却直呼其名。

“我昨天去求了教授,得到了特别许可。毕竟这次情况特殊,这么大难度的手术,医院里还是你来做把握比较大。”
“你也不用做到这样……哪次情况不特殊……”突然收到直球夸赞,渡海的耳朵不由得红了红:“啊,我明白了,你是不是又要写论文了?”

有一段时间,高阶和渡海两人不知怎么的,突然分工相当明确。渡海挑战高难度手术,高阶就负责收集整理资料写成论文发表,尽管渡海百般推脱,论文末尾列表里也总有渡海征司郎的一席之地。
“都是高阶那家伙擅自……技术好的天才医生,论文这种东西才不屑写呢。”
每次被问到这个话题,渡海总是用嫌弃的语气这么回答,眼神却不知怎么有点飘。

但是这种模式时间久了,渡海心里也难免有些疑问。

“喂,你跟我在一起,难道是为了写论文吗?”
上周某晚,情热过后,渡海突然这么问。
高阶失笑,用鼻子凑过去蹭了蹭渡海薄汗还未褪去的脸颊,“你怎么会这么想……”
“是也没关系的,我理解高阶医生拯救全人类的伟大理想,我也有作为一把好的手术刀的自信,就这样,先睡了。”说完背过身,显然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。
高阶(又一次)被堵的哑口无言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又个性认真,一路思索到天亮。但第二天起床的渡海好像没事人一样,高阶也失去了再次提起的机会。

然而现在,chance啊!高阶医生!
“当然不是!我从心底尊敬渡海医生的医术和为人,渡海医生是我心目中的好医生,重要的手术交给渡海医生我才放心,利用你写论文什么的,这种念头一丝一毫也不曾出现过,请你相信我!”
“好了好了,你也不用说到这个程度……”
渡海抓起床头的一本医疗杂志,随便翻开一页,遮住脸假装看了起来。
但是不会读空气的高阶,热情的表白还没停止。
“而且这次的患者渡海医生也很关心对吧?虽然嘴上说麻烦碍事,但是世良君跟那个小女孩一起玩的时候,我看到了哦,渡海医生非常温柔的眼神。与其说是恶魔,不如说是天使更加恰当……”
“别说了!邪魔!上班要迟到了,快滚!”
杂志背后的耳朵已经红透了,高阶这才有点不好意思地住了嘴,拎上包打算出门。

不过,就在他出门前,床上的人突然又开口了:
“不过你也是时候不要再叫我渡海医生了吧,权太君?”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几集高阶求佐伯让渡海做手术的时候开的脑洞,终于可以写出来了!
死正直傻白甜高阶和傲娇恶魔渡海也太配了!

而且高阶很明显一集集拜倒在渡海的手术刀下,又增加了忠犬属性,简直萌盗窒息。
而且他们目标高度一致,都是为了患者的生命而努力,一个做手术一个写论文,驰骋医疗界,想想就很爽。

【闲苏】双倍醋意双倍快乐

特别ooc特别俗套


“这家伙当时哭的可厉害了,一边哭一边亲了每个人一下!”
“嘴对嘴吗?”
“是的!”
“哎?好可惜,我不在,我也想要组长大人的吻啊……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喝多了吧?”
“喂,你们这些家伙,别说出来啊!”
“哎……竟然还发生过这种事啊,我都不知道……”
可恶,他心想,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聚会,没想到听见了这么冲击性的事实。
不,对其他人来说可能确实只是普通的玩笑,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,嫉妒的火焰会烧的这么厉害。
“……你怎么了?”许是长久没有说话,身边的人有点担心地小声问。
“不,没什么,临时断了一下电……”
明明是放到哪里都意义不明的借口,对方却似乎非常相信似的摇了摇头。
“年轻人,你这样不行啊,也快23了吧,快点靠谱起来啊。”
啊,熟悉地半开玩笑式的关心,不可思议地,心情突然就变好了起来,他对这样无可救药的自己也感到无奈。
“……比起那个,今晚也可以在这里借住吗?太累了不想回去了。”
“好吧,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又来了,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会毫无怨言的接受。明知这份温柔不仅限于自己,却还是无可避免地沉溺下去。

独立担当的项目终于圆满落幕,庆功酒会上,面对后辈憧憬的眼神,他想到的却是那个人关于靠不靠谱的言论。我也是可以好好做的,他充满骄傲,但一瞬间又有些失落,只是在你身边时,想尽可能地多依赖你一下呢,这份心情,你不可能懂吧?

“相当热闹呢,那个酒会。”
好不容易忙完了,久违的见面,对方却说了意想不到的话语。
“哎?!你也来了吗?为什么没和我打招呼。”
“不,只是有个客户在那里,顺路进去聊了一点事情,没有久待。”
对话一度中断,气氛诡异地安静下来,就在他想转移话题的时候,对方又突然突兀地开口。
“你们公司的那个新人,很可爱呢。”
“谁?”
“我不知道名字啦,就记得很热情,你发言完之后还冲上去跟你拥抱了一下。”
啊,是那个很崇拜自己的后辈。
咦,莫非……
“大概因为他是法国长大的,外国人都很擅长肢体接触吧。”
“啊,这样啊,不过,听说法国人都很花心呢……”
该不会……
“你看,他们,打个招呼不都是贴面吻嘛……”
难道说……
“你有没有跟他体验一下法式打招呼呀……”
不,不会吧……
他决定赌一把。
“贴面吻倒是没有……”
“啊,是吗……”
对方立刻好像安心似的微笑了一下,拿起玻璃杯抿了一口红酒。
“不过,法式热吻倒是……”
对方的红酒还没来得及咽下去,睁大了眼睛傻傻地看着他,脸颊迅速烧红了起来。
啊,真可爱。
“……倒是一直向尝试一下……”
他微笑着站起来,扔掉了围着的餐巾,隔着餐桌向对方俯身吻去。
“……和你。”
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

几个月前的火曜日太萌了,随手脑洞一发

两个人都是特别受欢迎的人,一边在帝一之国广开后宫,一边在致命之吻跟男二号打得火热,不由得就想到了这个情节

不知道这个cp叫什么名字,瞎起了一个

chapter4

“小心!”他正在神游,冷不防被一股力道带入某个人怀中,以被背后抱的姿势向后退了几步,被拖离了危险的车道。他下意识地摸上还在腰间的那双手,感到后颈一阵呼吸的温热。“没事吧?”他转过头,对上前辈担忧的眼神。他突然想起,对方也有一双好看的眼睛,睫毛纤长,黑白分明。但是也许是个性认真的缘故,那双眼睛大部分时间总像在审视着什么,极少数时候会泄漏主人的情感。像现在这样掩饰不住的关切,更是少见。看起来如此强势,却长着这么一双无防备的眼睛,这不是犯规吗?他心想,随即依依不舍地放开那双手,转过身,以符合年龄的姿态欺身抱上去:“吓死我了,谢谢你,前辈。”对方明显愣了一下,随即拍拍他的背,用长辈一般的了然语气说:“好啦,没事啦!”他想象着对方有点害羞又带有宠溺的笑容,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这十岁的年龄差。
这是一个最好的借口,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。

chapter3

“是的,一直都很喜欢前辈。”他笑意盈盈,眼不错地盯着对方看。他年轻,长得好,尤其是一双清澈的眼睛,看谁都像是饱含深情。他也知道自己有这项武器,并不吝啬使用。
“别这么看我啦!”对方佯装生气地别开视线,试图说一些插科打诨的玩笑转移话题。啊,害羞了,他心想,踩着前辈笑话的尾声,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。

chapter 2

“我算是看出来了!”她又羞又臊,那张满月般的俏脸憋的通红,“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!”几乎是下意识地,他立刻反省起自己的罪责:不够信任她?不够理解她?心肠太狠?还是嗜钱若命?她列举的罪状太多,一时竟难辨主罪。是了,今日她通知他要带人回来时,语气好似“今天电费,14块八”一般自然,自己竟然因此感到惊愕,必定是错了吧?可是,自己又到底哪儿错了呢?他伫立在门边苦苦思索。此时,她将手指拂过眼角,眼泪便立时像珠子般滚落。他终究惶惶然起来,赶忙迎上前帮她擦泪,内心早已先一步跪了下来。

chapter1

“嘴里一句实话都没有!”他坐在马桶上,恨恨地想,“嘴里一句实话都没有!他当我看不出来,他这是把我当傻子哄呢!我诚心诚意待了他七年,算是全喂了狗了,这王八羔子!”恨了半晌,他又为自己开解,本就不是同路人,算上二人顶好那阵,也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鸡零狗碎,哪怕当初有过命的交情,这两年差不多也该磨光了。横竖经济上互不相欠,他并没真吃什么大亏,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偶尔见面敷衍着也就过了。想到这里,他又洋洋得意起来,感到自己还是个快活漂亮的聪明人,虽然内心似乎还一丝说不清的惆怅。但既然说不清,便显然不是什么大事,按下抽水开关,很快就被冲走了。